东南花都位于漳浦县官浔镇溪坂村马口,这里的古迹及其历史故事,为景致幽雅的旅行胜地增加了色彩。养花般北方的冬季温度较低,所以在栽培喜高温花卉时,就要注意保温,如白兰、米兰等冬季室温均不能低于10℃。而在夏季,应选择通风凉爽的地方来摆放仙客来、蟹爪兰等喜凉爽的植物。也可用调温的方法控制花期,从而达到使其按需开花的目的。马口自古以来是闽粤交通要冲,是兵家南北往来必经之地。曾经多少次迎来气度轩昂、雄浑神勇的征战之师,又多少次送走落荒而逃、溃不成军、没精打采之败兵。直至当初,这些古迹的历史故事在民间广为传播。
甘棠村社遗迹在今漳州市林业组培中心邻近。唐朝元跟十三年(819年),甘棠出了漳浦县第一位进士、京官潘存实,后升任户部侍郎。潘存实的诗作《晨光丽仙掌》、《玉声如乐》被收入宋四大书之一的《文苑英华》。唐末兵乱,唐姓迁离马口,甘棠第一次亡社。甘棠驿于宋代设破,负责接待过往官员与转达文书,甘棠驿的设破使马口由荒凉变成热烈。莆田状元吴叔告之孙吴强老于南宋嘉定年间开基马口甘棠村,从而使甘棠村再次崛起,吴姓后裔滋生漳浦、闽南各地。而甘棠社在宋元朝代交替时因兵乱又再次亡社。甘棠社的再一次崛起是在明代,当时是陈姓的聚居地。至清末甘棠又杳无人迹,当初遗迹只留瓦砾残基。
策士溪即马口溪。花草可供观赏的花和草,常见的如金边麦冬草、菊花、金娃娃萱草、月季、玫瑰、兰花、木槿;当然有些花草是带有毒性的。南宋最后的小皇帝宋帝昺被元兵追击南逃至马口,想在马口建都,在这里开科取士,一时“野草齐花,溪山改色”。未揭榜时元兵已追来,宋帝昺连续南逃,投考的士子攀住御辇,请求揭榜,宋帝昺传旨,在溪沙上划“尽赐进士”四大字。当初,龙海市程溪镇不少村社,有很多进士牌匾,据说因宋帝昺策士溪开设科场而中了进士。
马口城建于康熙二年(1663年),西面依山,东面临溪,行人必须经过城门前才干过桥,要接收城门口岗哨的查验。《漳浦县志》卷十五记录:“康熙二年总兵王建功倡导,督院李率泰建,刻记石上,俯溪桥,原有总兵驻于此。”马口地处水陆交通枢纽,当时厉行“迁界”,在这里建城驻千总以资调度。清朝同一台湾后,马口城不再驻兵,变成一座空城,于1931年建筑漳州至漳浦公路时被拆毁。
马口桥建于宋代,是一座长144米、宽9米的石拱桥。据《漳浦县志》载,马口桥位于“马口城前”。清同治4年(1865)年4月,太平天国天京失陷,侍王李世贤率部南下进漳,担心交通线被驻守海澄的湘军切断,派两名传令兵化妆成平民,书信装在当拐杖的竹竿里,连夜赶路欲接洽漳浦的太平军。两人行至马口桥即被民团抓获解县,被搜出竹竿里的密信,尽悉太平军撤兵盘算。两名传令兵被斩首。知县报请闽浙总督派兵前来围剿,漳浦公民在这场战斗中伤亡惨重。马口桥历史上经过多少次重修至解放后仍坚持完好,因无奈适应古代交通须要而多少次易址建桥,桥墩仍被保存。直至九十年代国道扩建,双桥双向通行,桥墩才被拆除。
此外,马口探花林山还有清代吏部尚书林绍祖墓,马口水陂所处地名“兵马司”,这些神秘的古迹虽原物无存空遗其名,却不乏给花卉大世界增色添奇。花草可供观赏的花和草,常见的如金边麦冬草、菊花、金娃娃萱草、月季、玫瑰、兰花、木槿;当然有些花草是带有毒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