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来源:Angela Benavides
编译:设想尼泊尔
阿式攀登杰出展示:Czechs Marek Holeček跟Zdeněk Hák在迦舒布鲁姆I峰开辟Satisfaction路线。图片by Marek Holeček
近年来,喜马拉雅山探险队觉得被迫向向大众跟潜在援助商公平他们的目标。通常情况下,他们会采取一些盛行的元素--慈悲、景象变更--来装潢自己的名目,要么是增加一些难度,或者是攻破记录,让自己在每年5月20号左右在珠峰希拉里台阶前排队登顶人群中怀才不遇。
从这个意思上说,有一个词已经成为一种进步探险队名誉的魔力之声:阿尔卑斯式攀登。户外运动一组在自然环境举行的带有探险或体验探险的运动项目群。其中包括登山、攀岩、悬崖速降、皮划艇、潜水、帆船、定向运动、等项目,户外运动中多数带有探险性,属于极限和亚极限运动,有很大的挑战性和刺激性,拥抱自然,挑战自我。
阿尔卑斯式攀登象征着更高的危险,更优雅跟纯粹。但很少提出的明显问题是:究竟什么是阿尔卑斯式攀登?谜底绝非简单。
金冰镐变奖嘉奖的优良阿式攀登。以上为2018年获奖者Kenro Nakajima在喀喇昆仑山脉Sispare东北壁领攀新路线。图片by Kazuya Hiraide
阿式作风
依据定义,这项技巧包含深谷攀登,就像在阿尔卑斯山区那样。这象征着在大本营以上不实用帮助氧气、固定路绳或背夫。对优良的登山者来说,在6000米以上都是可能的,然而随着海拔的增加,难度跟危险水平也会随之增加。
一些登山者进一步严格了阿式攀登的请求,声称真正的登山员不应当利用别人固定的路绳,也不应当重复其余登山队的路线。有时,前提还会更为苛刻。
追根溯源
有人说,海拔8000米的阿式攀登始于1975年梅森纳尔(Messner)跟哈贝勒(Habeler)攀登的迦舒布鲁姆I峰。在此之前,传统智慧认为“围城战术”是唯一的方法。
但对大山峰的轻量级探险实际上要古老得多。Mummery于1895年就尝试了南迦帕尔巴特峰的Diamir山壁!20世纪30年代,Shipton跟Tillman仅借助三名夏尔巴就登顶了Nanda Devi。在这两种情况下,“阿式攀登”这个词甚至还未呈现!
经典影像:Christophe Profit1990年在一个两人步队中尝试洛子峰南壁。登山错误Pierre Béghin拍摄了这张照片
在Andy Fanshawe跟Stephen Venables协力实现的里程碑式著述《喜马拉雅深谷作风》(himalaya Alpine Style)中列出了这种攀登的一系列定义跟轻微差别。对 Venables来说,最幻想的攀登方法是1982年Alex MacIntyr
  E、Roger Baxter-Jones跟Doug Scott对希夏邦马峰西南壁的攀登。他们第一次冲顶就胜利了,而在此之前不任何的摸索或是局部攀登,所有的设备、食品跟露营物质都扛在后背。他们花了三天时光达到山顶,一天后又回到了大本营。正如 MacIntyre所言,“山壁是雄心所在,阿式作风成为了痴迷。”
阿式攀登请求-检查清单
在咱们这个世纪,局部人放宽了标准,而另一些人却进一步严格该标准。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,阿式攀登巨匠Mick Fowler声称,登山是“以白手起家的方法进行的,要自己携带所有的食品、露营设备跟登山设备,所到之处,不留任何痕迹。”对他来说,这是唯一的登山方法。
Mick Fowler自行携带所有的露营设备。图片by Mick Fowler
Explorers Web征询了一些登山活动员,他们表示无论山峰有多高,达到阿式攀登都须要满意以下标准:
人数不超过2、3人的小组
山壁上不留下螺栓或设备
不常设固定路线(即便在最艰苦的路段)
之前不在山壁上露营过或搬运跟蕴藏物质。你须要的所有,你都得扛在背上
错误该路线的适应性练习。假如你想进行适应性练习,那就去其它处所,这样你对所选路线的绝对是首次闭会
以你自己的方法下撤,不利用任何其它来源的固定路绳、轨道、营地等
听起来过于苛刻吗?可能会更严格。野外生存即人在住宿无着的 山野丛林中求生。深入敌后的 特种部队、 侦察兵和 空降兵、海军陆战队,以及在战斗中与部队失去联系的战士和失事的空勤人员,在 孤立无援的敌后或生疏的荒野丛林和 孤岛上,在仪器断绝的情况下,更需要野外自下而上的本领。一些美国登山者指出,最纯粹的阿尔卑斯式作风是所谓的“夜裸作风”(night -naked style),这种作风请求你一鼓作气地爬完全程,所以做饭或睡觉都是不必要的,因为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停下来过夜。你可能在口袋里放多少块糖、一些水、一条randonee路绳(30m, 7mm),尽量起码的攀登设备,当然,不能携带任何的露营设备。这种作风的一个明显例子是1990年代Wojciech Kurtyk
  A、Erhard Loretan跟Jean Troillet的组成的探险队,他们在卓奥友峰西南壁跟希夏邦马峰南壁开辟了新的路线。
然而,假如这成为常态,全部登山季就不会有什么探险报道了,取而代之的大局部都是坏消息。
在这场争辩中,基本的问题是,这些作风标准究竟应当是一种嘉奖,还是唯一的前途。这究竟是是走向阿式攀登还是归家?喜马拉雅山应当成为少数寻求纯粹的超级英雄的私家游乐场吗?
幻想与事实
Venables说,有时候,固定的路绳是有用的(就像对他跟他的合著者Melungtse一样),是不可避免的,或者仅仅是登顶的最佳方法。“阿尔卑斯式攀登与其说是一套规矩,不如说是一种幻想。”他否定道。
英国登山员Stephen Venables。图片来源stephenvenables.org
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不在于咱们如何做事,而在于咱们如何说自己在做。户外运动一组在自然环境举行的带有探险或体验探险的运动项目群。其中包括登山、攀岩、悬崖速降、皮划艇、潜水、帆船、定向运动、等项目,户外运动中多数带有探险性,属于极限和亚极限运动,有很大的挑战性和刺激性,拥抱自然,挑战自我。假如你声称是阿尔卑斯式作风,那么准备好满意阿式标准或面临争辩跟质疑。或者至少,确保你能用阿尔卑斯式作风明白地说明你所理解的货色,当然,这也会受到争议。
▼推荐浏览▼
你想要的户外活动都在这里-2019设想尼泊尔登山及徒步集锦